男生们在初二开始学习物理之后

作者:大型单机游戏前十名

当我如获至宝的拿到那号码时,绝不会想到,最后它会以被拉黑而告别我的通讯录。是的,我终于还是给他发了一条短信,继而把他的手机拉黑,决心从此再不见此人。

他在我的人生里,是该昨日死了。恍恍惚惚许多年,讲起这个俗套至极的尘封往事,现在也不免讪讪,但谁没那样的病过一场呢?

我 俩是6年同学,初高中一路陪伴至青春最后。可想而知我们的初次见面是在普通的自我介绍会上,但其实我根本不记得看到这个终会改变我生活的人到底什么模样。 当时的我正犯着自以为是的中二病,每日读读四娘,看看文摘,觉得自己简直超凡脱俗,哪有空去理会身边的一干毛头小子。初一初二,就在病中慢慢过去,我以杂 学见长,学习成绩一直都还过得去,班里男生居多,而前十名基本就只有我和另一个姑娘在苦苦坚守着了。男生们在初二开始学习物理之后,便猛地窜到了我们前 面,让人始料未及。

这时候,我仍常常课上看闲书,课下做习题,便免不了与身边的人们讨论谁又考的怎样,谁又做完了一整套卷子之类之类的话 题,而他就时常是那个做题飞快的理科小霸王。这时的我,总会狠狠的剜一眼他坐的角落,心里满是各种诡异的不服气。我开始迅猛的学习物理化学,开始不断地做 题赶卷子,前后左右一大帮男生,也随着我开始开了挂一样的学习起来了,这其中,就有我的男闺蜜G。闺蜜个子高大,长一张娃娃脸,我心里总是嘲笑着他的女 气,又在他成绩超过我之后感觉妒忌失意到爆表。总之,此时班里的学习氛围,已经被几张小小的卷子给炒的烈火烹油。

男生们在初二开始学习物理之后。期中考试的结果很快下来 了。在偏科的数学赶上来之后,我居然考了全班第一。他和Z分列二三名。我想,在年轻幼稚的心里,这应该是他第一次注意到我。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平淡又自在, 学习,做题,赶卷子,讨论,似乎成了生活的全部,我时常和一大帮男生在一起赶作业,比心算速度,比公式记忆,比能比的一切事宜。渐渐的,我俩好像也开始聊 天,说话,互相讲一些莫名其妙的斗狠之语,又在心里互相嘲弄。我是慢慢把他列为闺蜜了,虽然他和G的关系一直很普通,我们仨居然也能在放学后一起骑车回家 了。

男生们在初二开始学习物理之后。初三在我的回忆里很简单,我剪了个毛寸,总是骑着一辆小绿车在身后快速的赶上他或者是G,然后拍怕肩膀一起走。渐渐的在寒风刺骨的冬天 里还传出了一些绯闻,不过主角是我和G,我俩在大马路上笑的开怀,然后继续互相抽背历史。偶尔他会和哥们骑着自行车出现在我们身后,喊声“我先回去做卷 子啦!”然后呼呼地骑车离去,我俩便开始猛地加速,车铃猛响成一片……冬天过去了。

那个冬天,学校组织尖子生培优,以考上更好的高中,每周 日下午,我们仨都会在大礼堂里遇见。说是培优,就是讲一大堆我连题目都读不懂的题,连着两个小时,我都在走神和写东西中度过,看着远处坐着的聚精会神的他 们,感觉自己简直无用至极。其实,理科一向非我强项,而这时,我才深刻的认识到,我们仨里脑子最好的,真的不是我。天气简直冷极了,戴着厚厚的帽子,围着 大大的围脖,我像个骑车的狗熊一样在雪地里慢慢前行,觉得自己离世界上所有人都很遥远。G就在我后面,我知道,但我没有做声。

男生们在初二开始学习物理之后。这之后的那个疯狂的春天,我都在伺机而动,决心用刻苦弥补智力上的不足,他俩也渐渐的形成竞争势头,我们仨不再经常聊天,偶尔碰上,说的也无非是书上的题目种种。而在一片云遮雾盖之中,中考结束了。

结果不出意外,我们仨考的都不错,只是G和我排在他之后,我们仨作为全市的优秀生被分在了重点高中的两个重点班,只是,同班的是我俩,G在2班。一整个夏天的蝉鸣都无比的欢畅,转眼秋天就到了。

报到那天,我俩在班主任面前相遇了,一个夏天过去,他黑了许多,而且居然疯长了5-6cm,我再看他居然要很艰难的仰视了。他依旧很瘦,语气淡淡的,但眼睛 里难掩喜色,毕竟要再次做同学了,而我们曾经还是很要好的。也许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喜欢不爱说话的男生,觉得不常说话显得内涵十足,殊不知,有些人的确是不 善言辞,而这沉默并没有那么多的暧昧。

因缘际会,在新的班级里我俩坐了前后桌。依旧是从前的相处模式,依旧是互相吵闹着做题,看书,偶尔为 彼此的一两个机智的玩笑开怀不已。G在隔壁班显得有些孤独,但我俩还会常跑出教室,在外面东拉西扯,说一些大家都听不懂的暗语。我觉得自己的生活达到了一 种微妙的平衡,直到班里再次传出我的绯闻。这次的男主角是他。我细细回忆我俩相处的瞬间,忽然发现有时候他的眼神,让我的脸发烧。这次轮到我淡淡的了,有 些事情越是掩饰,越显得昭彰,而我的心事却如同一棵小树,开始疯长起来。

更多的时候,我会去一点一滴的考量他的语言,动作,神态,是否有那 么一丝丝的粉红。似乎是有的吧。终于绯闻愈演愈烈,开始不再是绯闻,大家开始八卦我俩的各个时候的单独相处,而知情人爆料早在初中我们就已经出双入对了。 人言可畏,为了保存自己的点点心事,我慢慢的不再和他说话。

直到表白那一日。表白的人是他。那是一个晚自习,教室里闹哄哄的做着《英语周 报》,我俩不知怎的坐在了一起。谁也无心做卷子,我们索性聊起天来。天南海北,东拉西扯,他其实和G一样健谈。话题范围渐渐缩小,像真心话大冒险一样,我 们开始猜测彼此的心中所想所念,我的语速减慢了,问题越来越深入,似乎已经触及了核心,“她是哪个班的?”“漂亮吗?”“个子高吗””有多高?”……

答 案很明显了。我感觉自己的耳朵,脸颊都在慢慢变烫变红,然后,我猛地抓起笔开始做报纸了。他不依不饶,抓过我的笔,在报纸上写了我的名字。一瞬间整个教室 都安静了。我看着他修长的手指,有一种要去拉住它的冲动,深呼吸,脸越来越红——整个教室真的安静了,因为英语老师走了进来。

手终究没拉 住。而他见我没有过多表态,下课后便抓起报纸回到了座位。此后的日子里,我们之间便因着尴尬而渐渐疏离。仍是经常讨论题目,仍是经常说笑打闹,可这种似有 若无的暧昧让我无力抗拒,我用嬉笑掩饰着自己的心事,时间越长越觉得这件事似乎再也不该被提起了。这时,我才惊觉,春天已经快要过去了。

后来,我们调换了座位,学业日渐紧张,我渐渐投入到了昏天黑地的学习当中去了。只是不经意的想起他,眼角眉梢扫过他,感觉像是自己埋着一个巨大的宝藏,不能轻易触碰,以免被人盗走。我只是习惯注视着他,在他回头的一瞬间低下头去。是的,从他告白的那一刻开始,我发现自己是真的沦陷了。

在这期间,校运会举办起来,而一次接力赛之后,他在冲刺时闪了腰。我还记得那时我在看台上看着他从跑道上飞奔而过,心砰砰直跳。我害怕别人发现我在看他,又不愿意把自己的视线从他身上移开,而视线尽头,是他跌倒在终点。一瞬间脑子里嗡嗡作响,我呆滞了几秒,马上狂奔到看台下不远的地方,能看得到他的地方。他已经被人们抬起来,正在往远处送,感觉自己的眼泪一大颗流到了下巴,可是用手去擦,却怎么也擦不干。整个晚上,我都心神不宁,看着他哥们儿的方向,希望能再得到一些信息,可是没有,一直没有。那一夜我似乎没能睡着。

当然他并没出什么太大的事,运动会后,我和几个朋友去家中看他。那天下午阳光很好,我们几个围坐在他家的客厅里,我默默的不说话,看着一群男生胡扯海吹,躲在玻璃的反光里尽情地看着他的脸。那是一张瘦削的脸,其实不怎么帅,现在想来还是很青涩的那种愣愣的样子。我忽然发现他脑袋后面的靠枕歪了,他的脑袋悬空着,看起来很吃力的支楞着,鬼使神差的,我走到他身边,帮他扶正了枕头。一切做的自然而然,仿佛我本该这么做,大家又在起哄了,可我只是对他笑着,那时的阳光,我似乎会永远记得。

时间慢慢过去,我们生活,学习,日子过得斑斓五彩。而我心里的那个秘密,总是想着要揭开,却一次次的缩手。我俩已经不太常说话,见面点头打个招呼就擦肩而过,他已经长得很高,在人群里显得很突兀,我很容易就能追踪到他的背影,在放学后骑着自行车懒懒尾随着他进到那条小巷子,路过时望一望位于巷口的他的家。

就这么波澜不惊的日子居然还是泛起了涟漪,他的同桌C女士开始对他有了同样的心思,这一点是不会被我忽略的。看着积极热情的C女士采取和我完全不同的途径去成全这种喜欢,那时我的心情,呵呵,如同看到有人在盗掘自己的宝藏。我愤恨,我妒忌,更深深的责备自己的无用。的确,我曾经以为,爱和自尊心可以两全,如今想来,C女士才是真正懂得去不顾一切爱人的人。C背诵着他喜欢的球队里每一个黑人的名字,看每一场让我头大的NBA比赛,只为了和他讨论时能有个话题;C会完全不顾矜持的下课后直奔他的座位,缠着他讲题讲故事;C完全不掩饰这种赤裸裸的热烈的喜欢,而我却愈加向壳子里躲去,希望他能坚守住战线,坚守住那次表白时的心情,希望总是可笑的。

然后毫不留情的事实甩在了我的面前。一节英语课,坐在后排的我正懒洋洋的听着老师诡异的口语,突然,眼角一扫,发现一直缩着背坐着的他突然直起身来。直觉告诉我不妙,然后,就在前面几个昏昏欲睡的哥们儿让出的一大片缝隙之间看到,在课桌下,C正试图去拉他的手。我悚然一惊,看着他一次次挣脱C的手,甩开放在桌上,然后C又一次次拉上去,约6-7次之后,他不再甩开,任凭C拉着手了,而他的身体复又趴在了桌上。

一阵晕眩,几乎要呕吐出来,只感觉自己的世界一瞬间天塌地陷般,我闭上眼睛,也趴在了桌上。C能做到的,我能吗?巨大的伤心和自责包围了我,很俗气的,那夜我一生中第一次对着月亮默默流泪,哭湿了枕巾。

我下定决心要放弃,但却发现,不知何时,那棵小树苗已经根深蒂固,长成了一片树林。伐木总是伤心的。和G还是一如往常的偶尔见面,亲厚有加,他和他的学习此时已经非常之好,在理科班,他们生活的远远比患得患失的我要顺心的多。我们依然时常聊天,但即使是和我最要好的朋友,也不曾知道我的心事。这时大家已经没有闲心去传什么绯闻,但私底下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和G关系特别,而我的他和C似乎也进展良好。我大方的默认了这种认为,毕竟虽然每日都如同是在软刀子上割着自己,但我还是活下来了,似乎比往前更加快乐的无所顾忌。但每天每天,我依旧遵循着自己尾随他回家的习惯,遵循着默默在他家门口停顿的习惯,遵循着远远喜欢着他的习惯,习惯到几乎可以记下每天的月光模样。

高中生活渐渐乏善可陈,高三更是让人无力吐槽。我们每日如高压锅里的沸水,只差一步就要掀开锅盖爆炸,这样辛苦的生活着,我似乎已经习惯了不能再疼痛的疼痛,随着时间,这件事仿佛真的成了一个奇怪的秘密,有时候连自己都在怀疑,这种深刻到摧毁自己的喜欢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,可是,马上,午夜梦回,就会发现自己脸上全是泪水。

高考似乎并不那么轰轰烈烈,就像穿过身体的子弹,我们已经被其贯穿,鲜血四溅,但无论如何仔细寻找,都找不到它的痕迹。也如同这场莫名其妙的暗恋。在毕业晚会上,我站起来,在烛光里对着他唱了一首《大海》,虽然他在半途被C拉了出去,但我却兀自在原地唱的泪流。大海不能带走我的爱,更没法带走我的哀愁,谁都没办法。不知怎么的,散伙饭,毕业聚餐,一次次的真心话大冒险中,我的小小心事被说出来了。那时这一切已经成了一个玩笑,在大家眼里不过是一场曾经的情事,如同这个教室里发生过的所有情事一般显露着幼稚和青涩。我自己却深刻的明白着,过不去,起码在我这里,这件事过不去。

暑假某一天,G突然向我告白了。这一猝不及防的示好几乎让我无法相信。在我眼里扮演了这么多年的闺蜜,是什么时刻把这件事的轨迹改变了呢?是在我已经深深陷落在他的眼神里的那些年中吗?我不忍心细想,但还是决定用随意的一个笑容抹掉这场意料之外的告白。后来又有几次班内聚会,我才发现其实C和他似乎也没有真正意义上成双入对过,存在于他们之间的故事更像一个旷日持久的误会。而一次从朋友那里听说,他对我真正灰心,不仅是因为我在表白之后的不冷不热,更是因为他一直都把G当成了情敌,从一开始便是。而最后的那些日子,我便时常是啼笑皆非的回忆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故事,自以为已经可以彻底把他放下。

暑假再长也要过去的,我们各自到达了自己该去的地方。大学生活过得平静安然,在眼睛失去落点之后,我几乎已经失去了打扮自己的欲望。也谈了恋爱,然后发现自己找的男友只是和他在有几分相似,之后便兴味索然,和平分手。而就在分手之后,我才越来越发现那些过去的日子在我身上留下了多少东西,我开始频繁的梦到他,梦里,在人群中我们依旧是点点头,并不说话,而在梦里,我的心依旧是跳的震天响。

那个小长假,我再一次梦醒后冲动的跑到车站去买了一张车票,准备到他的城市去,到他的大学去,到他的面前去。回到宿舍后却再一次畏缩起来,胆怯了这么多年,人是很难一下子大胆起来的。于是又一次打开电脑看他的人人,空间,在一丝一毫中追寻他的痕迹。这些年,我通过照片认识了他的每个舍友,知道了他的宿舍号,知道他交过女朋友又分手了,知道给他留言的每个人都是谁,知道千里之外的那所大学的点点滴滴。而我的车票最终也没被用出去,在抽屉里被灰尘压得扁扁。

总是在莫名其妙的时候,毫无征兆的梦见他,那些梦境里,我俩似乎还是从前的样子,我不再关心那个微小但沉重的秘密,只是看着他,大胆而正大光明的看着。看着看着,又是4年。期间,我曾匿名建过一个微博账号,把我想说的话不定期的发到上面,但最后还是狠心一条一条删掉。每次做梦之后,我都要默默难过一阵,然后写微博,删掉。每年他过生日,我都会发一条“生日快乐”,然后把他的回复删掉。大学里的一朋友知道我的故事之后,慢慢说:你这已经不是喜欢,也不是爱了,是执念。一念放下,万般自在。

我放不下。我又交了男朋友,对我很好,人很温和,同样不爱说话,个子很高。我知道放不下也还是可以从容的生活,我已经习惯。

那天夜里,我收拾着毕业的一些鸡零狗碎,在电脑重装的一个杂盘里发现了高中时候的一个相片文件夹,随便翻来翻去,发现在一张同学的双人照里,我和他在远处充当背景,把照片放大,可以看到我俩隔着三排课桌遥遥相望,我从远处看他也还是需要仰着头,而他微微颔首,眼神温柔。那是高二后半学期的教师节,同学们拿着相机在教室四处抓拍的日子。我仿佛一下子释然了。那片日日疯长的树林忽然安静,清风吹拂,在照片上,我们都很平静的快乐着,周围好像并没有任何人。其实,这些年费尽心思去抓也抓不住的那些东西,一直都在我身上。

那时已经快凌晨两点,我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很文艺且逻辑很混乱的短信,然后按了发送键,把他的号码拉到黑名单,关机睡觉。我们可能曾经是朋友,但历经这些年种种,这朋友是再也做不成了吧,那留着这手机号又有什么用呢?我不会再给他发生日快乐短信,也不会再希冀见到他,一个普通同学罢了。放下的时刻其实是很虚空的踏实。我身边还有一个很和气温柔的男朋友,而我再也没有梦见他。

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